当前位置:首页 >专业观点 >李善友:颠覆永远在发生,送什么都没有比送新思想更重要

李善友:颠覆永远在发生,送什么都没有比送新思想更重要

2014/11/17 来源:互联网 关键词:31会议网 演讲干货 李善友 互联网 创新 低端颠覆

我想,我是一个鲁莽的人,也可以讲,我是一个勇敢的人。

即使我讲的都是错的。

所以我讲课的意义,不在于我讲的是对的,而是讲了哪些是错的。

我不是传销的人,我不愿意励志,不愿意打鸡血,而是愿意你们怀着理性和怀疑来听讲,使演讲成为理性流淌的课堂。

任何一个内部逻辑完全自洽的体系,一定有边界,一旦越过边界之外,就无法延展,也有它的逻辑陷阱。

 

所以,请勇敢地对现有体系进行质疑。

因为,一旦一个边界被打破,你会发现,未知部分远远大于已知部分。

人自己也在不断打翻自己的观点。哥白尼是科学时代真正的开启者。

其实,生活本身贵在:探索边界,打破边界。

 

如果只是打补丁,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同一个层次上不断修补。

但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从PC端到手机端,不是打补丁,而是换整体基础的操作系统。换操作系统的意义,远远大于打补丁。

今天商业竞争的主流,是换操作系统,还是打补丁呢?

 

时代变化了,此时打补丁,已经不能生存下去了,今天必须换操作系统了。你需要渴求的是对原有的见识进行打破。

乔布斯刚做出台式电话的时候,大家极其鄙视。但它更加便宜,更加方便。为什么有能力、有资源、有资金进入新体系的公司,为什么没有进入?

这是因为:大公司的窘境。

现在很多人手持手机,在没有电的时候,充满焦虑,可见智能手机多么深入地到达人心,手持设备现在是最性感的设备。

大公司能嬴,是因为垄断资源,但过了这个资源和逻辑以外,我们则有机会。

 

第一部分:颠覆式创新

我们发现,但凡有大成就的人,都是有灵修的。《乔布斯传》共提到两本书,一本是灵修的书,一本是《创新者的窘境》。

其中提到两个重要概念

1、持续性技术:把成熟的产品,卖给主流用户,就叫持续性技术。

2、破坏性技术:大公司不愿意卖的产品,卖给边缘客户,就叫做破坏性创新。

 

每天进步1%的结果

每天退步1%的结果

 

有一句话就是:只要市场有需要,在利益的驱动下,没有突破不过去的技术和门坎。

 

我们总想用最新最高的技术满足用户,却不知道这把我们逼到一个绝境。这就产生:性能过度。但其实一定会存在着大量的低端市场不能被满足。从硬盘大小不断被颠覆的过程(从8英寸到3英寸),说明行业有时候不是被更强大的技术颠覆,而是更简单的技术颠覆,这证明了大公司的窘境和小公司的机会。不要用技术直接和巨头去竞争,以低技术去满足低端用户,这就是机会。虽然在主流性能上我可能稍逊一筹,但在边缘技术上更胜一筹。

 

我们常说品牌由高往低打更容易。大公司是否能回到低端?大公司喜欢集中资源做大项目,获得更高利润。作为大公司的CEO,都会做大决策,寻找高毛利率,反而丧失了小机会所引发的大机会,因为很多小机会恰恰是破坏性创新。在一轮又一轮市场中,便产生了哲学窘境:回不去的低端。

 

第二部分:小公司如何打败大公司

有时候,你知道道理,和你能做出来的,完全是两回事。

跟巨头竞争的小公司,成功率只有6%。但愿意进入新兴市场的小公司,成功率是37%。

以前,企业喜欢讲:"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不求最好,但求更好!""高大全!""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Think Big!大梦想!""'亮剑'精神!""我能!"

 

这些听起来鼓舞人心、响当当励志的口号,其实却把自己带入了陷阱,把你逼到跟大象去竞争。其实这些都是扯淡!精神不是万能的。创业需要的是智慧,不是鲁莽。能否思考大公司的体系都不能做的地方呢?

所有创业过的人都知道,创业是一件多么艰辛的事情。很多时候的煎熬,是很多人无法陪你分担的。

所以,能不创业,最好不要创业;能融资的,最好不要上市。

很多人说,你李善友创业都失败了,还能当创业教授?我希望用血泪告诉你们,也用我的思考助力大家,并祝福大家。

作为创业者,你不可能没有竞争对手。在竞争的时候,我建议你: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苹果为什么好?是因为不同!

打败新浪微博的不是腾讯微博,是微信;打败微信的,也绝对不是另外一个微信,还会有另外一个更轻的新东西。

一定要做不一样。

 

破坏性创新有两个抓手:不同的产品、不同的市场。

 

先看产品:

大公司产品的通常问题是:繁。公司越来越大,产品越来越多。

 

正如一个人刚住新家,很简洁。但慢慢东西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杂。这是不可便免的。

所以,大公司的定位只能越来越高端,必然越来越高大上。这是个必然的势。

而小公司的产品优势就是:简,从而实现价值网的迁移,其最重要的基本属性:产品性能和成本结构。

 

所以,破坏性创新追求两大点:产品至简(从麻烦到方便、从复杂到简洁)、成本至简(从昂贵到便宜、从收费到免费)。

 

请看:360免费杀毒PK金山杀毒软件、阿里金融(余额宝)PK传统金融、微信支付PK支付宝、手游PK页游和端游。

为什么余额宝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基金?

为什么微信出来之后,给阿里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腾讯微信支付出来之前,你做电商能绕开淘宝和京东吗?突然有了微信支付,虽然微信支付今天还不是主流,微信电商也还不是主流,但阿里已经被微信支付捅了一个针眼。很多人认为微信支付太容易会产生风险,但微信就是会在静悄悄的情况下让用户形成习惯,因为它更方便。

博客那么伟大,为什么被140字的微博打败了?微博却又为什么被微信打败了?不过微信是不是也会被打败呢?微信还是有点重,什么都装在里面,所以是不是还会有新的更轻的产品出现?

为什么立顿红茶的业绩等于中国所有茶企的业绩?

答案正如周鸿祎所说:要么方便,要么便宜。从大型计算机到小型计算机,从电脑到手机,就是因为更方便了、更便宜了。人的本质是贪嗔痴,会越来越懒的,技术进步的步伐,一定会超过市场需求的步伐。

 

大胆预测一下:3年后,手机可以取代电脑。

《疯狂的简洁》研究了乔布斯,然后说:"乔布斯最牛的是吸收了很多复杂的东西,然后把它简洁化。"

小米的运营成本只占销售的4.5%,这个数据低得让你发狂。很多企业,广告费都不止4.5%。

 

小米坚决做单品,几乎每款产品都过千万,红米手机已经卖到2500万。今天很多手机厂商,都在做很多无趣的功能和竞争。在中国,价格真是王道。罗永浩的锤子从3000元降低1000元,也说明价格真是王道。

当大公司在走高大上的路线,屌丝公司从低端开始进步,但这不意味着永远低端,你还可以上去。最忌讳的是你一上来就跟大咖去硬掰手腕。与其进步,莫如退步,退一步海阔天空。

 

小公司,效率高,成本低,因此就会产生优势。成本太重要了。不讲产品和成本结构的互联网思维,都是耍流氓。小米完成了一次低端颠覆,它在于颠覆式的成本结构和高性价比。

 

马克思说:100%把一个好人变成一个坏人,300%的利润会把一个人变成一个魔鬼。在利润率面前,不存在技术门坎。

中国过去30年经济为什么这么发达?因为我们包了欧美的制造。但现在,很多制造往东南亚国家迁移。这个时候,中国只有一条道路: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而且这条道路一定会实现,因为在利润面前没有技术门坎。

广东书记说:腾笼换鸟。我们要换模式。可惜中国过去十年很多把注意力放到房地产上面了。现在好多了,没有投入很多资金到房地产。

 

低端颠覆的策略案例:

丰田摩托车PK哈雷摩托

丰田汽车PK通用汽车

华为PK思科、西门子

QQ PK MSN

湖南卫视PK CCTV

张艺谋1988《红高粱》PK冯小刚1997甲方乙方PK徐峥《泰窘》

Android pk IOS

低端永远在战胜高端。颠覆性创新不是小公司的专利。

 

intel最牛的时候,是芯片行业绝对的老大,控制从研发、生产、销售的所有产业链。

来看看它的两个竞争对手:AMD、ARM。

1、AMD芯片:做芯片的,堪称intel的影子公司,和intel直面竞争。Intel做什么,amd做什么,但总是想要做得更好,却一直无法竞争成功。

2、ARM芯片:我们知道,电脑并不担心电耗,因为可以插电,追求CPU运算速度才是第一需求,intel芯片满足了这个需求;但手机担心电耗,CPU运算速度不是第一需求,ARM芯片更省电,所以在手机芯片中胜出。ARM成本极便宜,它只做设计,其它都交别人做。目前,intel开始衰落,只有8%的业绩来自于手机和平板电脑,Intel工厂去年发布一个消息:开始寻求为别人代工了。

Intel依然是PC端芯片的王者,几乎垄断,而我们知道PC端是下降的。它在移动芯片市场没有机会了,它的份额连1%都不到。

ARM刚出来的时候,被硅谷认为只是一个"小玩意儿",但这就是小公司的希望所在之处。

ARM在2013年已经从手机开始进军低端服务器市场。云存储工作需要大量的低端服务器,腾讯通过采购ARM服务器,已经降低了20%的成本。

 

颠覆永远在发生。非主流,才是未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常青藤!创业永远有机会!

 

《奇点临近》这本书告诉我们:大脑的计算是固定的,计算机的计算速度终有一天会超过大脑的速度。

技术,永远会加速进步。我们整个生物是从低级向高级单向加速度演变。越原始越低级的结构越稳定,越高级越先进的结构越动乱越飘摇。

农业文明进行了5000前,工业文明进行了400年,互联网文明不会超过100年。

 

当下有三种生存方式:

1、耕耘传统:这是目前最稳定、周期变化慢的思维;

2、科技爆炸:这是目前最高级的思维;

3、高维低维混搭:即混合以上两种思维,以高维科技降低到低维传统去结合。

 

我们没有鼓励你一味追求最牛逼和最时尚的科技,而是把科技引进原有的传统市场,进行降维攻击。小米用5年完成500强,BAT用了15年,华为用了更久的时间:30年。

 

雷军的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的技术都不是超一流的,但他用了降维攻击,把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引导到传统行业,结合到一块。

这正应证了猎豹CEO傅盛的一句话:"用互联网思维,做远离互联网最远的事儿。"

 

苹果是跨界创新,用电脑去做手机。同级别的市场,可以跨界混搭。而我说的跨界,是低势能+高势能。

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感兴趣,需要我们的支持,请猛戳按钮留下您的需求,我们会安排资深顾问与您联系洽谈!
我有需求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本网站标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本站所有,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篇:活动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下一篇:马云在联合国的最新演讲:梦想

如果您需要进一步了解信息,请致电我们!

400-690-3131
我有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