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为推动防范电信网络诈骗工作、加强警企协作为推动防范,如网民接到962110电话,请立即接听。
当前位置:首页 >专业观点 >王利芬对话雷军:做OS不难 难在建立生态系统

王利芬对话雷军:做OS不难 难在建立生态系统

2013/4/7 来源:互联网 关键词:31会议网 名人演讲 雷军 王利芬

  5月10日消息,在今日北京举行的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小米科技CEO雷军表示,做手机操作系统不难,难的是建立操作系统上的生态系统,希望手机终端市场的“百团大战”能够最终成为“三国争霸”。

  雷军认为,单点切入是互联网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在做每一个产品的时候先寻找一个很多用户需求的点,一点点扩张、一点点做大,只有这样的业务才能够生存下去。

  雷军认为,电子商务很容易扩张,但问题是互联网竞争极其残酷,包括价格战等各种手法反应比较快,现在正处在中间阶段,各家公司都在血拼,但几年后只剩下一两家公司大家就比较挣钱了。雷军称,京东及其同行们正为这个位置在做非常残酷的竞争。

  雷军称,做手机操作系统不难,难的是建立操作系统上的生态系统。雷军认为,过去20多年手机市场的变迁,真正形成生态链的公司不多,包括诺基亚、苹果和谷歌,但微软WP尚没有形成一个产业链,也没有形成一个生态链。

  安卓系统分裂状况非常严重,令安卓开发者非常痛苦,要适配200多款机型,雷军对此表示,希望今天的百团混战能够成为三国争霸,在市场的优胜劣汰中,真正有几家公司在市场脱颖而出,占据手机市场超9成的份额。

 

 

  以下是王利芬对话雷军实录:

  王利芬:您的产品小米在哪个上面发力,跟马总相同吗?

  王利芬对话雷军

  来源:腾讯视频所属分类:腾讯视频雷军:互联网行业之所以有这么多创新,发展这么快,互联网有一些共通的东西。无论做什么产品,互联网比较忌讳的是布局,我们所强调的都是单点切入,一点点长大,只有这样的业务才能够生存下去,才能做的比较好。

  所以我们在做每一个产品的时候都是先寻找一个有很大用户需求的点,一点点的扩张开来。实际上互联网企业都是一点点成长起来的,如腾讯、百度,所以单点切入是互联网很重要的一个原则。

  王利芬:单点切入模式显然跟传统模式不太一样,单点切入非常强调速度,这点有什么分享吗?

  雷军:我们需要快速迭代,方向掌握不对要快速调整方向。今天互联网很少有人有这个洞察力。我们需要用快速迭代做出市场反应。比如你的产品今天有100个人选择,但一个星期后会有多少人选择?这些测试都非常关键。

  王利芬:测试过程中它的点为发散状,不会在哪个状态下都呈现得特别清晰,这时候怎么判断?

  雷军:我过去做天使投资,每一次我只投200万,我觉得就是选择一两个点,用这种方法逼迫你聚焦,逼迫你把所有点放在这儿,这样才有爆发力。

  王利芬:投了很多互联网公司,互联网领域传统商业认知的一个公司要挣钱的原理过时了吗?

  雷军:这个问题因为我自己也创业,首先做的是金山软件,这个问题是我1999年那一年里最焦虑的问题。传统领域的人转到互联网商业模式是最头疼的方式,能不能通过高投入获得高的市场份额?获得高的用户口碑?获得这些模式的时候,你的商业模式能不能把赔的钱赚回来。十年前我们看新浪、搜狐、网易都在烧钱,十年之后他们是最赚钱的公司。历史已经证明了互联网模式的先进性。

  王利芬:比如说陈年(微博)最近也说他把毛利率提到了15%?

  雷军:凡客毛利率绝对不是15%,否则凡客这个模式就不用玩儿了。

  王利芬:是多了还是少了?

  雷军:太少了。因为在互联网上做品牌服装,毛利率只有15%是抗不住的。我们门口大的广告牌“有春天无所谓”,都是需要钱的。

  王利芬:我想请您评价一下京东的模式,它的模式是先打市场,它的毛利率肯定比15%要低?

  雷军:电商整个模式我比较了解。电商它很容易扩张,但是真正的问题是互联网竞争及其残酷,价格战,各种手法反应比较快,今天是中间过程,各家公司都在血拼,我相信几年之后只剩下一两家公司大家就比较挣钱了。我相信京东和京东的同行们为这个位置在做非常残酷的竞争。

  王利芬:有一个评价说京东活不到半年左右。

  雷军:他们都是我尊敬的同行。

  王利芬:凭什么认为现在亏的钱未来是可以赚回来的?因为互联网争市场,扩张团队,这样的方式是超过了我们过去经营传统公司的方式。

  雷军:如果京东占3C市场30%以上的销售份额,它就拥有定价权,这时候可以要求厂商给他足够好的利润。其实亚马逊当时也是毛利率非常低,一定规模以后可以把毛利率提到20%。

  王利芬:那时候会杀出来一个人跟大家竞争呢?

  雷军:比如你在美国再开一个书店,跟亚马逊一点竞争没有,亚马逊服务质量和整个仓储物流体系都是非常高的门槛,上游供货商给他非常低的价格,所以这时候就有了规模效应,竞争最重要的是规模效应。大规模烧钱的互联网公司最需要控制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每小时130公里速度是不能翻车的,只要不翻车就能赢。

  王利芬:小米手机和米聊这样的软件产品,其实大家很期待中国是有操作系统的。因为未来最能主宰世界的是操作系统,设备据说是越来越不值钱,我不知道您同不同意这个?

  雷军:的的确确大家觉得操作系统对整个手机来说非常重要。我也是这么看的,但我可能更务实。因为我自己在这个领域做了20多年,也看了这么多变化,说实话,做操作系统不难,难的是建立操作系统上的生态系统。过去十多年、二十年手机的变迁,真正形成生态链的公司不多。形成生态链的就是早期诺基亚,今天的苹果和Google。连微软做Wphone都没有形成一个产业链没有形成一个生态链。今天我们是依托安卓的生态系统,在这个平台上往前推进,小米是基于这个生态链考虑的,是依托成熟的平台在上面做东西。

  王利芬:设备会越来越便宜,甚至不要钱?

  雷军:其实运营商早就送手机了。送手机不是一个新的模式,今天全球运营商送手机的比比皆是。关键送了手机之后有没有足够的商业模式支撑你送手机这个产品。因为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王利芬:雷总很少有机会出来访问,我一个人不要独占这个机会,我相信今天参加大会的都是想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寻找机会的人,我想大家定会有非常迫切想问的问题问雷总,大家举手示意。

  台下嘉宾: MIUI为何当初伪装成民间团队?

  雷军:不能叫伪装。其实我在去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讲过,第一个原因很简单,对于我这样的人再创业,最难过的一关是面子问题,怕输的心态。怎么让自己跨过这一关?怎么走的平稳一点呢?我找的第一个思路是低调低调再低调,我们隐姓埋名干了1年7个月才出来有自己的声音,我当时告诉自己如果不成功就当自己没做过。

  我做了一个广告,明天下午我有一个主题发言,讲我对互联网的理解,互联网里我最想分享的是口碑。什么东西有口碑?我琢磨很长时间,不仅仅是好的产品有口碑,也不仅仅是便宜的产品有口碑,有口碑的产品核心思想是超过用户的预期,只有超过预期的东西才有口碑。如果你打了很多广告,把用户胃口调了很高,最后用户一定会失望的。

  所以我们刚创业的时候,我们做的MIUI甚至没有说明白是小米做的,整个目的都是为了超越用户预期,正是因为这样的低调,MI UI被短短几个月翻译成20几个国家的版本,甚至前年年底我们被美国一个博客站提名成年度产品。在今天浮躁的移动互联网世界里,你可以静悄悄的进去做出超出用户口碑的东西。

  王利芬:我不明白,您的个人选择上,原来做的金山软件创业也算成功了,为什么不能像薛蛮子(微博)那样生活呢?就做投资,不用自己再创业了,为什么还要做产业呢?

  雷军:我最近跟薛蛮子天天混在一起,我也非常羡慕他的生活状态,也喜欢他这种性格。可能唯一有点不一样的是,总觉得我还有一个梦想没有实现,其实我蛮想试一试办一个世界一流的企业,尤其是消费类的企业。因为我其实觉得像华为、中兴他们是中国企业的骄傲,成为世界一流的企业,但是消费类的中国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自己在想我们有没有机会办一个世界一流的消费品的公司?因为这个梦想一直没有实现,所以两年前,我再次创办小米的时候,我思考的是怎么能够做一个品牌的公司,怎么能够有足够的粉丝?甚至我不希望这个企业有多大,但是这个企业一定要有衷心拥戴你的用户群,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竞争力。

  王利芬:现在离您说的一流企业还有多远的距离?

  雷军:我们才刚迈了半步而已,虽然这个梦想有点大。但是在座每一个人不都是有梦想才投身了火热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吗?

  王利芬:因为马化腾(微博)在下面,我问一个你们两个都有联系的问题,你有米聊,马总开发了微信,您知道我的问题是什么吗?

  雷军:跟腾讯竞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很骄傲。米聊战场是腾讯正面核心战场,我们在这里还能活下来,拥有1300万用户,这是中国所有创业公司里面创造的奇迹!我还可以很骄傲的跟大家说,米聊还在茁壮的成长,我们现在用户群每年还在以几万的速度增长,也欢迎在座各位下一个米聊试一试,米聊会有更多的创新。90%小米手机都是米聊活跃用户。米聊输给微信很正常,因为微信本身是QQ的马家,我们要做的是保证服务器非常流畅,这对刚刚开始前年年底只有3、4个人的团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一年半时间我们赶上这一步是之前未料的。

  王利芬:您是微信的用户吗?

  雷军:因为米聊先发布两个月,创业公司速度比大公司快很多,微信推出以后,我们大家也都在研究微信,当然微信的很多同事也在米聊里,他们两个组经常切磋。

  王利芬:我的问题没有回答。

  雷军:我早期用过微信,现在主要用米聊。我是实名用微信,我做米聊跟微信走的路有点不一样,我是坚持实名的。

  王利芬:比如现在想给人家发个语音的时候,你的米聊上没有,想用微信怎么办?

  雷军:这一条是米聊先做的,微信是跟进的。

  王利芬:接下来观众有没有提问的?

  台下嘉宾:我是来自清华大学,今天惊讶的发现我调研组的一个同事用小米手机,而且是忠实的粉丝。我想问小米会不会推出平板电脑,小米如何看待教育这个市场?

  雷军:我今天不是来做广告的,其实不太想回答小米手机的问题,就小米手机而言我们还是很小的公司,还是需要专注于一两款产品把它做好,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王利芬:问一些大家心里长期想没有答案的问题,这样的问题让雷总帮你思考一下?

  台下嘉宾:现在安卓系统分裂状况非常严重,基本每一个安卓开发者非常痛苦,要试配200多款机型,您觉得有什么办法?或者让Google提一些意见,如果继续分裂下去可能不太好。

  雷军:这的确是做安卓系统所有开发者的痛苦,我也很希望今天的百家混战能够成为三国争霸。我觉得这需要好市场的力量,真正有几家公司在市场脱颖而出,他们的手机在市场占90%几的份额,这样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台下嘉宾:希望哪三家?

  雷军:我希望小米是最后的三家之一。

  王利芬:如果跟腾讯正面交战,一般交战的时候都会非常深入的研究对手我们特别想听听您研究马总的心得?

  雷军:这个我们私下交流吧。

  王利芬:能说的说一些?

  雷军:没有跟马总竞争可能不知道腾讯有多强大,竞争完以后,还是会觉得腾讯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最具竞争力的,反应速度最快的。我们做米聊的时候,考虑第一个因素是腾讯做了怎么办,我们判断腾讯做出来需要六个月时间,腾讯两个月推出微信这个产品,我觉得非常了不起,而且腾讯这么大规模的情况下马总还能盯到产品第一线,关注产品的细节,我觉得这也是中国企业家的楷模。尤其不少企业家成功以后,把精力花在飞机、游艇上,可能腾讯有今天,马总也给我们这一代企业家鉴定了一个非常好的楷模。

  王利芬:其实刚才在马总的这样一个谈话里面,有两点是特别要注意的。一个说在推出一个新的产品的时候,硬件的东西要看它的用户留存率,整个公司构架和管理上主要是所有公司管理手段都要为产品服务,因为一个公司是否盈利,是否能够让用户喜欢,最后还是产品的质量。我觉得这是他今天上午至少从我的角度看到的,非常要命的两点。很多公司抓管理,希望有效率,但是最后围绕审核的目标中间是有所迷失的。

  雷总也说了很多闪光点,第一个基本每一家互联网公司都可以用,就是互联网公司切忌布局,应该是一点点长大,某个步骤里面把资源一点点根据市场需求来布阵。

  第二点,其实在互联网领域里面存在着普遍的盈利模式,就是急速的扩张,占领市场份额把对手甩到没办法抗衡的时候,这时候可以提高定价权,把以前亏损的挣回来,但是亏损和资本关系要特别密切,否则这一步走不上来。互联网生存发展已经探索出了它和传统模式不一样的东西,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玩这一套的。

  第三点,一个公司你的产品如果宣传过早、鼓噪过早,过早调动用户预期值,最后会让你的预期值管理陷入巨大难度,让你的产品口碑无法传播。

  第四点,我问中国为什么没有操作系统?因为只有操作系统真正在主宰移动互联网产业,他说操作系统要命的不是操作系统本身,而是系统的生态链。非常感谢以上两位嘉宾提供我们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发展中的策略和思路,提供这么多有用的干货,非常感谢!

 

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感兴趣,需要我们的支持,请猛戳按钮留下您的需求,我们会安排资深顾问与您联系洽谈!
我有需求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本网站标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本站所有,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篇:来自Salesforce的12个富有想象力的活动 下一篇:雷军不屑千元智能机市场 称只关注最高端手机

如果您需要进一步了解信息,请致电我们!

400-690-3131
我有需求

申请试用

咨询热线

400-690-3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