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业观点 >8月29日吴晓波转型之夜——吴晓波 学员听课笔记分享 (详细版-下)

8月29日吴晓波转型之夜——吴晓波 学员听课笔记分享 (详细版-下)

2015/8/31 来源:原创 关键词:一个 企业 中国 做 大 未来 中 的人 行业

 
 
 
 

在新经济的视野中,当今中国: 
1.没有传统产业
2.没有夕阳行业
有的是生生不息的创新与对旧模式的颠覆 

未来五年,是新秩序的建成时期
败局日日发生, 
奇迹时时出现。

吴晓波 - 著名财经作家

 
 
 
 

 

下面是31学员分享笔记 part 7~8,仅供学习使用

 


 

2015产业巨变 - Part 1.7
吴晓波 著名财经作家


而且我认为在未来,各位要记住,未来中国将没有大众品牌。你不用讨好每一个人。未来不会有一个商品每一个人都会买的。不会有大众品牌。像小虎队这样的产品不会再有了,有的就是TFboys这样的人,我们不同圈层里面有不同的偶像和商品。你这个品牌只为这个特定的人服务。我的"吴酒",159员元钱,不算贵不算便宜,不喜欢吴晓波的人是不会买这个酒的,而且我也不需要他买这个酒。你不知道褚橙故事的人,你是不会买的。褚橙老爷子不需要你买他的褚橙。未来得品牌会将圈层化,品牌的人格化特征将被季度的放大。

 

第三,生产的返祖现象。早期的生产都是定制化的,为你做一个鞋子、家具,后来呢?大规模生产。现在呢?重新回到定制化,今天的定制化一定不是当年的手工定制化了。开使用机器,用大数据,开使用计算,用消费者关系重建。开使用增值服务的销售,新的方式实现了增值化革命。
第四,从集约型到共享型。2014年到2015年共享型渠道最大的革命者是谁?是Uber和嘀嘀打车。他把整个社会的资源全部重新重组,通过互联网的方式重新配对,中间的出租车公司全部打散掉了。这是我们身同感受的最大的产品。美国还有一个产品是airbnb,马上就要进中国了。美国都是一个家,小孩出去了,年纪大了会有几个房间空出来。airbnb是做什么?实际是民宿,可以把你们家的房间挂出来,多少钱。到洛杉矶的时候,可以去选。这家公司的估值跟Uber差不多。是过去两年里面硅谷增长最快的两家互联网公司。马上就要进中国了。红杉是他的股东。

这就是另外一个返祖,就是消费者拥有资源的人,和最终的购买者之间是以通过资源共享的方式存在的,而不再是集约化,四个返祖。传播、品牌、生产和渠道。

第八个,注意圈层化的变革。我们已经讲了很多次圈层。中国现在的财富和消费,我认为出现了一次错层,这个可能也是在大转型时期的一个非常独有的中国景象。各位,中国今天最有钱的人的平均年龄是多少?我让胡润帮我算过一个帐,中国排前一千位的符号里面,60%的人平均年龄是1962年到1972年之间。

今天我估计来到现场的差不多一半是这样的人。这一波人,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接受了完整的小学中学、本科之教育,大学毕业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经济处在10%以上的高速成长。这些人懂一点新的经济,懂计算机,懂全球化,懂点英语。很快的在工具的意义上把老一辈的人干掉了。这代人中有3个人31岁的时候曾经成为过中国首富,所以这批人是中国的黄金一代。他们几乎吃到了中国36年经济增长所有的获利,到今天惶惶不可终日。这代人用我们的价值观和审美观重构了当今中国的商业世界。我们很有钱,我们愿意支付。

文化的另一面是什么呢?另外一面是中国现在很多行业的消费权利,什么是消费权利?就是这个行业将以怎样的方式呈现,他最容易购买的东西是什么?消费权利居然发生了转型。我们有很多的钱,但在某些领域里面,我们不再拥有这个行业的消费权利的话语权。
电影,我去年看了这两部电影,大家看过没有?一部叫《归来》,今年我在上海碰到陈道明,我说:我觉得你拍的《归来》太好了,巩俐也很好,张艺谋拍的也很好,我觉得这个电影是他十年来最好的电影。结果这部电影惨败,只有1亿多,投资都没有收回。我就问90后为什么不看《归来》,那么好看的电影。"看不懂,太古老了"。一个女人举个牌子在车展等一个男人等了十几年,我们谈恋爱从来不归来,世界那么大,玩玩就好了"。他们不归来,归什么来,烦都烦死了,价值观就不同。
你们知道吗,未来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是审美问题。一代人跟一代人的区别是什么?就是审美上,就是什么是美的,什么是善的,什么是好玩的,这个问题上我们产生了分歧。我们喜不喜欢这幅画,这个车子的外形好不好看,这个电影的情节是什么,这就是审美。衣服到底应该怎么穿。我记得我们小时候,我高中的时候。一个同学穿了牛仔裤,在操场跳迪斯科,我们老师都疯掉了,1985年。十多年前,一个小姑娘穿一个漏掉的牛仔裤跑出来,我妈妈他们又疯掉了,怎么能穿这样的裤子出来。
今天,你都不知道女儿在干嘛,这是个审美。这个海报的呈现方式已经不是他们喜欢的了。90后跟我讲说,看不懂这个海报,为什么?他们不懂繁体字。你们做企业千万不要把繁体字印在封面上,很惨,他们没学过繁体字。去年我还看了旁边的电影,《小时代3》,我实在是看不下去。我看了15分钟以后,我说我走了,我女儿说"坐下来"。15分钟以后,终于出来了一个"小时代3",实在是太难看了,票房6亿多。
两部电影看完以后,我对我自己说,虽然我比我女儿有钱得多,但在电影行业中,她已经剥夺了我的消费权利。中国电影好不好看,不再是我说了算的,是谁说了算?90后和00后。《煎饼侠》好看吗?在我来说很难看,快20亿了吧。《烈日灼心》很好看,我不知道能不能过3亿。消费主权,消费权利被剥夺的景象并不仅仅发生在电影行业中。
服装行业是不是这样?汽车行业是不是这样?甚至理财行业是不是这样的?现在很多基金公司推互联网金融产品,都要做一些很二次元,知道什么是二次元吗?做二次元的营销。旅行行业是不是这样的?电器行业是不是这样的?你现在如果做一个音响,做一个空调,做一个净化器。整个设计,你首先让90后来看,他喜不喜欢。所以这个是中国现在出现挺悖论的事情,就是60后和70后还仍然掌握着财富,甚至非常年轻,我站在这里还滔滔不绝的讲三个小时,还能做几十个俯卧撑。但在某些行中中我已经被剥夺了消费主权。
时代被转移了。这是我们第四个注意的情况。第四情况,是否出现跨界竞争者。未来的竞争就是跨界。出租车公司的敌人是另外一家出租车公司吗?是Uber和嘀嘀。
来旅店的是另外一家旅店吗?不是,是去哪儿和airbnb,二手房中介的敌人不是另外一家二手车中间而是房多多。电台的敌人是另外一家电台吗?不是,是倾听、喜马拉雅和荔枝。中央电视台的敌人是浙江卫视吗?不是,是爱奇艺、优酷土豆。中农工建交的敌人不是他们中的一位,而是蚂蚁、微众和陆金所。各行各业全部在出现一些跨界竞争者。所以凯文凯利讲的话一定要记住,"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迄今还没有出现在你的敌人名单上。"
我们今天讲微转型,拿出你的手机,输两个名字进去,说我未来要转型我的假想敌是谁。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过半年后拿出来看看,过一年后拿出来看看,过两年后拿出来看看。很大的可能是什么?你未来的假想敌不是你输进去的名字,你将成为的敌人的市场?也不是你现在的市场。这个是当今中国商业竞争最让人兴奋得一件事情。你不知道你的敌人是谁,你也不知道你之前要消灭的那个人是谁。
有的是什么?智慧、变革和勇气。所以在我们这个行业中,我们一定要打开边界,为技术的变革、商业模式的变革、信息流的变革,把我们所有的行业都弄的面目全非了。一定要打开,要看看我们这个行业中谁在进来,敌人在进来。再看看我们能够攻击到哪个市场。怎么能够应对这样的跨界性的竞争呢?
这是我们每个企业经营者都在想的事情。因为企业经营最大的艺术是什么?最大的艺术和乐趣叫做控制。我能够控制这件事情,企业是个盈利性组织。所以在很长时间里面,一个企业经营者最可怕的是,我发觉我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这个组织了。
但是,企业的本质是控制,但同时你这个行业发生的景象叫做失控。你该怎么办?无数的跨界竞争在发生,无数的边缘化战争在出现。我们的恐惧在哪里?恐惧在于我们已经无法控制这个组织了。怎么能够控制呢?我认为这个是今天我们在做转型之战时每一家企业都要想的问题,就是面对越来越不确定的失控市场环境,我们要重建我们的组织结构。
有两家企业,有这两个模型可以跟大家做分享。我花三年时间写《腾讯传》,我写的时候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体会,你们知道是什么吗?腾讯是1998年创办的,跟阿里差不多同时创办。腾讯历史上到今天为止,他的每一次把他带上一个新高度的产品,全部都不是马化腾规划的结果,你们相信吗?腾讯最早的东西叫做OICQ,学的是以色列的产品,ICQ,后来以色列告他说模仿我你不能叫OICQ,那我改名字叫QQ,OICQ被收购了,今天不见了。全世界没有一个即时通讯的小家伙找到过一个盈利模型。我问马化腾说,你最早打算怎么用OICQ赚钱呢?他说第一条,卖靓号,卖会员卡。第二个,卖企业,给你做一个QQ腾讯通。这就是马化腾早年的想法。然后招聘一个小伙子,说韩国有一个商品很好,叫做虚拟道具。早期我们都是光着身子的,卖个假发给你,卖个什么给你,后来搞了QQ秀,QQ秀腾讯早期董事会内部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我们是IM产品,怎么卖那个呢?卖QQ秀把腾讯救起来了。后来QQ空间,现在那个老总叫汤道森(音),到中国普通话都不会讲,现在可以用普通话讲笑话了。做了一个产品叫QQ空间。
04年的时候,团队里面有人说我们要做游戏,你到网上查查看,百度还可以搜得到,搜"腾讯2004马化腾网络游戏",还可以插到那篇文章,马化腾2004年的时候说,网络游戏一定不会成为腾讯的核心产品,现在腾讯75%的利润来自网络游戏。
就有一个游戏部门,突然间做大了。现在有一个很牛的产品叫什么?"微信"。谁做出来的?张晓龙。张晓龙是干吗的?张晓龙的邮箱原来是做PC邮箱的,腾讯是IM邮箱,是客户端邮箱,早期张晓龙做了一个邮箱非常重,天天被腾讯骂。张晓龙那时候每个月到广东深圳开完会就走,因为没有人给他面子,一个被放弃的部队。做了一个产品叫微信,QQ秀、QQ空间、邮箱、微信。都不是马化腾决策的结果,告诉我们什么问题?告诉我们说,企业不断壮大的过程,创新会在边缘发生。马化腾的能力在哪里?为什么是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他让整个腾讯内部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赛马机制,他是一个流量分化者和产品经理。他到今天为止,每天一两点钟,腾讯的人还能够收到他的邮件,告诉你说,你昨天推了这个产品,这两个间距之间线条大了一点,字的颜色不对,天天还在看产品,已经有几百亿美金身价的人了。他能够保证说,当你有新的创新点发生的时候,我能够发现,你那个是有价值的。一个大企业的内部有这样的容忍边缘创新的,在中国地区很罕见。张晓龙起来的时候,你知道腾讯总部为这个事情付代价的是什么呢?是主管整个腾讯通讯系统的老总,辞职了。我承担责任区当农民,现在他当农民。就是企业内部,主要你在企业内部形成这样一种竞争性能力的话,你就不怕任何人。
旁边我们看小米和海尔的模型。这个也是我在中国地区很少看到的,万人以上的企业,整个组织管理机构只有三级,全中国有两家,一家是海尔,一家是小米。一个是产品,产品总负责人,下面就是总管,下面就是基层干部。
我把这种组织模型叫做蜂窝性组织。我在上半场讲过一句话,在转型过程中最危险的是谁?大企业。大企业、中小企业化,各位,你们要记住一点,你们做企业会越来越大,当你企业不断变大的时候,你要记住,要让你企业组织形态上始终保持中小化。不能变成另外一个老的几十级的企业,要中小化。中小化的一个比较有趣的组织模型,是蜂窝组织。蜂窝是怎么形成的?蜂窝形成第一点,是价值观一样,我们干一件事,价值观一样,我们为什么在一起呢?因为我们靠资本在一起。所以价值观是个核心,是我们这个组织企业存在的核心。
第二个,资本是我们的纽带。整个蜂窝组织里面,不同的蜂窝各自为战。你可能长的很大,大了以后就变成大的蜂窝,你也有可能掉下来,掉下来以后,别的蜂窝就把你补足了,不会损伤一个集体。当这个事件形成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情况,这个组织像形态一样的。所以马化腾、马云都提出过,我们做阿里、腾讯要做成生态型组织,就是蜂窝型,不断在生长。内生长、外生长。生态过程中互相融合,互相竞争。未来垂直性的,金字塔性的组织都会挂掉。未来活下来的,无论你企业做到多大,要让这个企业形成一种蜂窝型的生态。
第六,企业的经营主权是否已交棒给90后。我从去年演讲谈一个问题,叫"把世界交给80后"。整个消费权利已经被转移掉了,中国每年有250万家的创业企业,百分之百是80后。中国70%以上的流动人口是80后,80后比我们50后、60后、70后更敢于消费,更敢于面对未来。
所以今天在座的朋友们,我们今天开完转型之战的会要去打仗,打仗之前先把我们的中高管干部召集起来,点一点。我认为即将要参加转型战争的所有企业,你的中高管团队里面,如果80后的比例低于30%,你是一个非常老的企业了。不是要不要转型的问题了,首先是干部清晰的问题。我认为一个组织里面80后的比较应该超过70%以上。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数据,我们60、70后长的是这样的,所有做过广播体操的人。80后长的是这样的。有没有代沟?一定有代沟。代沟可以被消弭吗?不会。一代人跟一代人永远无法达成理解,我永远无法我75岁的父亲,同时我永远无法理解我1996年的女儿。我跟我的父亲和我的女儿之间只能达成谅解。在某些领域里面,我必须要授权。
所以今天的60、50后的朋友们,来到现场的朋友们。你们知道我们未来在转型大战中,我们要承担最重的责任是什么?现场我的同龄人朋友们,在座如果有50、60后的朋友们,未来转型之战中,我们这代人承担的责任是,我们找到那些我们认为最值得可靠的80后朋友们,把枪给他们,把人给他们,把钱给他们,让他们替我们去打这一仗。我们有的是什么?仅仅是有钱,有资本,还有一点点可能有用的经验,一半的经验已经没有用了。未来的世界不是一个经验主义的世界。但有一些经验可能有一点用,比如说我们对善良的坚持,我们对品质的坚持,我们对风险管控的敏感性,我们对人的识别的某些能力,我们对贪婪的理解,我们对一些基本管理知识的认知。这部分大概还有用。什么是趋势?什么是突破口,竞争手段是什么?我们大部分已经不知道了。所以找到可靠的孩子,都交给他,让他替我们打这一仗,经营权交给80后。
交给80后的时候,同时我们所有的企业都会面临一个问题,我有存量,转型过程中会产生增量,我们有没有遇到这个问题?存量和增量的矛盾,公司内部既有团队和新兴产业之间的冲突,有没有发生这个问题?

2015产业巨变 - Part 1.8
吴晓波 著名财经作家



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都会面临这个问题,所以你会发觉,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面几乎所有的行业颠覆的颠覆者,99%以上都不是既得利益者。对不对?都是新进入者。我前两天去调研一个企业,我是学传媒出身的。今天中国传媒业正在被一个1983年出生的南开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小孩给颠覆掉,而且他才做了一年多,那个产品叫"今日头条"。中国那么多的媒体、那么多的门户,掌握了那么大的资金量。一个1983年的电子工程系的小孩就要给你颠覆了。这就是在我们这个行业发生的变化,你能想像到吗?都不是既得利益者。但是问题是我们在座的很多都是既得利益,我们在过去已经活得很大的成功了。所以当我们要转型的时候,我们不是无产阶级。80%多,90%多,能够花九千块钱来听两天课,没有一个是屌丝,绝大部分都不是新兴的创业者,大部分都是既得利益者。所以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当我们要变革的时候,存量和变量的辩证法。所以在座的各位,你们一定要想这个问题。中国到今天,我每天看那么多企业,还没有找到一个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企业家。但是在历史上,我们看到曾经有一个人非常伟大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人叫邓小平。
你们回想一下邓小平在1978年面临的是不是一个烂摊子,是不是一大堆的国有企业存量,是不一大堆老干部?邓小平怎么把中国搞起来了?在改革历史上,邓小平最大的贡献,就是具有东方人的智慧,他非常好的处理了存量和增量的关系。国有企业存量,搞不好怎么办?我把你封闭起来,给你很多的政策,但是我不再靠你了。我靠谁呢?我靠外资,靠民营企业。所以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发展就是国有资本集团和民营资本集团和外资资本集团三大资本集团共同博弈的过程,这就是我写的《激荡三十年》。
国有企业怎么样保存,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怎么样成长,三者怎么样博弈的过程。大家想一想,小平同志怎么把一个"存量的旧中国"变成一个"存量"和"新量"同时增长的新中国。有几点,他的这个"四条"经验是很值得我们来学习的。
1.存量很难动,轻易不要动存量。
改革最容易激进和翻船的是你去动既得利益。未来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是一个失控的世界,是一个需要小步快跑,不断迭代、不断试错的时代。当你把这些哲学理念灌输到一个固化的存量体系中的话,你的风险是非常大的。所以如果有一个企业,你要做转型。我给你的第一条建议:用存量换时间,用增量拓空间。别动存量,存量保全,让存量所产生的利益和它的资金本身,能够帮你把时间长度给拉长,不会凸显短暂性的极速性的崩盘,同时用新的增量把空间拓宽。
2.存量主消耗,增量主裂变。
存量部分可以让你吃很多年的饭,让你进行消耗。然后新的部门,增量。
3.存量留老人。
4.增量要新人。
老人别的没有,忠诚有吧,稳定有吧?你在增量的部分,坚决的用新人,甚至办公场所都不要在一起,甚至资本结构都可以开放。我去海尔做了两天调研,我非常大的感触。我找了它的冰箱、空调事业部的部门长谈,都是困难。我找了六七个新的增量企业来谈,做产业租赁的,做笔记本、游戏本电脑的,做家居改造的。新的增量的老总,生气勃勃。然后新的增量的部分,资本结构都已经多元化了,都有股权了。所以海尔现在虽然有很大的争议,但是你走进去看会发现他发生了很多变化,是我们这些传统企业面临的共性,但是他却是在有些方面走的很靠前。通过这样的方式,最终用时间来换空间,让你这个企业慢慢的能够焕然一新。
存量和增量的问题,是每一个既得利益者在大变革时期都面临的一个大的问题。
八项注意"之七":技术升级是否跟上大数据潮流。我们看到了很多行业,比如:在美国已经出现了一个行业————服装行业。服装行业,纤维是跟信息是有关的。美国"大联盟"杆栏球员的服装,已经是跟信息化有关。一场比赛完以后,这件衣服可以告诉你在这一段时间里面消耗了多少卡路里,消耗了多少汗,最快的速度是多少,完成了多少次冲撞。这件衣服已经出现了,所以未来的衣服是什么呢?衣服还是保暖、保温的东西吗?不一定是了,它是我们身体的大数据。中国很多的金融公司未来做的生意是什么呢?原来做的是存贷差,未来做大数据、大信息。现在阿里的很多生意,陆金所的很多生意,基本上是跟大数据有关。通过大数据来判断你是有信用的人还是没有信用的人,通过大数据来建立你的信用体系。
八项注意之八:金融市场化、衍生化对于企业经营的影响。
最近这一段时间股票的狂跌,资本市场的动荡,把大家对于金融市场化的很多信心正在消解掉。大家会认为,中国现在是不是处在坏的时期,中国经济会不会进入一个大衰退?我跟大家讲,未来十年内中国一定仍然是全球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中国经济的大衰退远远没有到来,我们仍然有很大的城市化人口的空间,仍然有很大内需的空间,中国的实体经济在全球范围内仍然有很大的竞争力。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困难,是一个短暂的困难和转型的困难。在各行各业都会看到愁眉苦脸的人,在各行各业都会看到获得新生的人。中国今后坏,坏不到哪儿去,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大规模的产品迭代,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我们最近在金融市场上绊了一跤,我认为这两个月股市的波动,跟央行、证监会某些技术性操作有重大的关系,这些完全是技术性失误,而且导致的后果很严重,导致我们对金融没有信心。但是我认为十年期来看,中国仍然处在成长可持续通道里。也就是说,未来十年内在中国的市场仍然可以赚到钱,无非是赚钱的方式和过去发生了不同,市场环境发生了陌生。赚钱的那部分人,不再是原来的那一部分人。同时,在这个过程中,金融的市场化和衍生化,对于我们作企业经营人的影响会非常大。
现在北京有新三板,新三板的上市公司截止上周已经超过了3200家,现在已经超过了深沪两市总和了。未来两年内,我认为新三板大概会超过一万家,然后北京会成为全球最大的中小企业融资平台。像"蚂蚁金服"、"陆金所"、"微众"这些互联网的金融机构和民营的金融机构将极大的壮大,把中国原有靠逆差和国有资本控制的金融市场彻底给冲散掉。然后基金、债券、信托、跨国结算等等新的金融衍生产品,将持续的出现,大规模的出现。金融的结构化优化会越来越多,所以这一次的金融风暴以后,在未来中国将进入到一个复杂金融资本。过去三年五年前缺钱向银行贷款,地下贷,然后等着上市,到北京行贿。未来资金的来源会非常非常多,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做企业的退出通道也变得越来越多了。上市的通道,并购的通道,未来并购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所以资金的方式,我们作为企业来讲,我们跟资金的关系和我们退出的关系都会变化非常大。在这个意义上,其实透露出了两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第一个信息,我们都要认真的学一堂金融课,最好每半年学一堂金融课。
第二个信息,在我们充分了解复杂金融时代以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认真的做好自己的企业。你只要是一个好企业,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你不愁没有成长的机会。投机不再存在,经验的价值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什么呢?重要的是变革,重要的是生生不息的变革。我们即将要参加的这场战争会非常的惨烈,所谓的"互联网+"的转型,在未来的五年内一定会完成掉。在这个转型过程中,大概有一半以上的人会没有办法来到新的世界。如果过了三年后、五年后,我们再来做这么一场会议,在座的各位如果都能够如期来到现场的话,那真是让人感到非常非常幸福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企业会消解掉。留下来的是谁呢?留下来的是那些愿意学习的人,是那些有勇气的人,是那些能够赶得上80后、90后、00后这一代新青年的人,是那些建立了新的商业文明价值观的人。
也祝福大家能够成为那样的人,能够在未来的"转型之战"中获得真正的成功。
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

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感兴趣,需要我们的支持,请猛戳按钮留下您的需求,我们会安排资深顾问与您联系洽谈!
我有需求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本网站标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本站所有,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
上一篇:5位B2B市场运营专家详解活动运营管理的成功之道 下一篇:8月29日吴晓波转型之夜——房地产业的互联网转型之战 - 曾熙

如果您需要进一步了解信息,请致电我们!

400-690-3131
我有需求